設計筆記|Tokyo Rumando "S"


S is Story She=S S=SexualViolet S is es S is Sandglass Sayonara S

―Tokyo Rumando

自2012年與Tokyo Rumando合作攝影集《Rest 3000~ Stay 5000~》、《Orphée》的製作,《S》是第三次的合作。在分享關於《S》的設計概念之前,我想先簡單地介紹Tokyo Rumando過去的作品。

Tokyo Rumando於1980年生於東京。擁有時尚設計與管理學科背景的她,目前除了以攝影家之姿活躍於藝壇外,同時擁有護士身分,多年服務於精神科與外科病房。2005年起自學攝影,以自拍(Self-portrait)為主要的創作手法,歷年發表的主要系列包括:《Rest 3000~ Stay 5000~》 、《Orphée》、《selfpolaroids》,至今年於東京ZEN FOTO GALLERY所展出的最新系列《S》。延續一貫以自身(self)作為表現媒介的風格,串連起個人經驗與現實環境所延伸出的創作空間。

2016年,《Orphée》系列中的20件作品受邀展出於英國泰特美術館舉辦的《Performing for the Camera》。該展以「表演藝術家如何使用攝影 (how performance artists use photography)」、「攝影本身作為一種演出 (how photography is in itself a performance)」為兩大探討主題,展出藝術家包括Yves Klein、草間彌生(Yayoi Kusama)、深瀬昌久 (Masahisa Fukase)、Martin Parr、Cindy Sherman 、Hannah Wilke等,選作從經典Vintage原件、大尺幅作品、行銷海報至時下流行的Instagram照片等。在此展覽中,Tokyo Rumando的作品被該展策展人西蒙・貝克(Simon Baker)評選為五大關鍵藝術家之一, 評其作品通過使用自己的身體為創作媒介,Tokyo Rumando所展現出的天馬行空想像鬆脫了既有對情色表現的陳詞濫調。

觀察Tokyo Rumando目前所發表的作品,可見到她自身所具備的表演藝術者特質,以攝影為中心所延展出的表演舞台,融合了她對編導、場景設計、妝髮、角色扮演和動、靜態影像鋪陳的創作元素。

《Rest 3000~ Stay 5000~》

2012年發表的《Rest 3000~ Stay 5000~》系列中,Tokyo Rumando獨自走訪東京新宿、池袋、鶯谷(吉原)一帶尚保留舊式風格的愛情旅館,並以常見的價位招牌「休息3000日圓~ 住宿5000日圓〜」為系列題名。這類舊式風格的愛情旅館,入口處非常隱密,往往位在大馬路一旁的「裏道」巷弄,是日本獨特的都會景觀之一。然而,近年則日漸被新潮摩登的旅館取代,舊式愛情旅館內獨特的裝潢和設備風景越來越難見到。在此系列中,包含了Tokyo Rumando通往旅館途中的街景抓拍、旅館內的隨拍、以及她個人於房內的自拍。依據場景,Tokyo Rumando呈現出不同的裝扮和姿態,像是被誰觀看著、又像是一人獨享情趣般,不同觀看的視線交錯在此組系列作品中。

《Orphée》

2014年發表的《Orphée》系列中,「鏡子」作為反映裏╱外、過去╱現在、虛╱實的界點,Tokyo Rumando自身作為來往穿梭的承載者。她在一篇訪談中曾提及:「最初我將此系列命名為『投影⇔導入』。當我思考該以何種方式回首過去時,我想到將自己的內面再次地透過某種形式,投影成照片,並再次導向自己。與其說是去挖掘、發現什麼,更貼近於容納、承受。總言之,我認為這是任何人為了生活下去,在無意識中進行的一項無止盡的循環作業。」

《selfpolaroids》

2017年,Tokyo Rumando以出版物形式發表《selfpolaroids》(Zen Foto Gallery 發行、伊野耕一設計)。在這套限量發行的出版品中,包含了Tokyo Rumando親自用真空袋包裝的私人物件、散頁的彩色寶麗萊(Polaroid)照片和裝訂的作品集,收納在一個盒子裡。自2005年接觸攝影之際,Tokyo Rumando便使用拍立得作為拍攝自拍照時測試的工具,其即時顯影的特徵正好與《Rest 3000~ Stay 5000~》、《Orphée》拍攝風格有著極大對比。即時性、隨拍、私物為此系列帶來一種即興式的小品風格,更貼近Tokyo Rumando於當時當下的創作狀態。

《S》

最新系列《S》中,延續以自身(self)作為表現媒介,相較於以往,此系列的資訊量更加龐大而顯得抽象。值得注目的是,這次的作品中出現了許多具連續性的影像,添加了影像與影像之間的流動感。作品的原稿印製在粗糙的藁半紙(Warabanshi)上,並經由藝術家親手上蠟加工而成。加工後的影像,帶有氣味、手感,透過燈箱觀看時,影像則半透出泛黃的色調,模糊了拍攝的時間點。

最初Tokyo Rumando帶來她編輯好的作品原稿時,以一張住家大門,隱約可見門後人影的照片為開頭,帶入至日常家中的玄關,隨後進入一個看似介於虛實之間的三度空間。在那個空間裡,周遭環境都是由真真實實的物件所組成的場景,場內所上演的則像是故事性的鋪陳,又像是實境秀的紀實。

這種感觸,讓我立即與劇場空間產生了聯想。進入劇場看戲,在漆黑中帷幕升起後所上演的種種場景。即便觀者各自擁有不同生長背景,大夥兒共處一空間觀戲。同樣一幕,各有所思,或許觸動情緒的場景不同,但眼前所觀的是同一齣由某位導演、編劇、演員、舞台美術等所構成的一場戲劇空間。或許真實故事改編、或許純屬虛構。戲如人生,人生如戲,觀戲者自有體悟。因此,一開始便想以一種「開放(open)」的方式,採取劇場元素來設計這本攝影集。

開放式體驗的戲劇盒

在排版過程中,我刻意挑出幾張照片作為影像與影像之間的「過片」,來帶出時間和畫面的延續感,藉以呼應作品本身既有的影像與影像之間的流動感。

為了更加體現藝術家於創作手法上的別出心裁,書本尺寸訂為相近於作品原稿的大小(155x230mm),紙張則是在編輯團隊的共同挑選下,選擇扎實帶有手感的b7バルキー。這款紙本身帶有分佈於紙張表層不均勻的塗佈,油墨印上去後會略顯些光澤。由於分佈不均,在印此次作品時,意外發現正好產生了像是上蠟加工後的油亮。

書口周圍則採手工方式刷黑墨。這部份感謝印刷廠LIVE ART BOOKS的清水小姐,在樣書階段進行多次測試。因為b7バルキー容易吸墨,一般書口染色多用噴墨方式或絲網印刷(Silkscreen),前者容易造成墨汁噴進內頁的問題,後者所印出的黑色雖均勻且精美,但高單價且反而失了與作品之間的視覺默契。

翻閱方式則是採取少有的橫放上下翻頁。這是一個很難順手翻閱每頁內容的設計。若要看仔細每頁內容,必須花心思單頁、單頁地翻。這個翻頁動作的設計是受日本「紙芝居(Kamishibai)」所產生的靈感。一頁、一景、一段段地鋪陳故事的畫面,雖有些麻煩,但保有各個畫面進入下一個畫面的時間和程序。同時也保持了作為書籍裝訂成冊,快速翻閱時所呈現出的連續畫面感。兩種極為反差的閱讀模式。

而這樣的想法則促成想用一個書套盒來收納這個故事。在琢磨書套盒的封面設計時,正巧Tokyo Rumando給我看了她加工後製成Mirror Ball彩色效果的一組本為黑白的照片。過去合作的《Rest 3000~ Stay 5000~》和《Orphée》都是選用光亮的銀色紙作為封面,為延續這個風格,《S》也決定選用銀色系的紙,但這次是選用隨光線呈七彩變化特質的卡紙(Holographic Paper)。一來還原作品的彩色,二來呼應藝術家的創作意圖。(下圖:左為藝術家提供的照片,右為卡紙受陽光照射變化的顏色)

最令我煩惱不已的是《S》劇場的入場方式。

原定的編輯結果是以「場內入口」為封面 → 「住家大門口入口」,帶至日常家中的「玄關」 → 介於虛實之間的「空間」 →「場內入口」→ 介於虛實之間的「空間」 → 最後以「實演中」、「場內入口」結尾,「住家大門入口」為封底。

打從一開始便想讓這組作品以一種「開放」的方式邀請觀眾入場觀戲,希望將設計上的主導處理的越低調越好。經過多重考量後,在既能保持藝術家本來設定的編輯順序之下,我將封面、結尾和封底調整為:

「場內入口」為封面 → 「住家大門口入口」,帶至日常家中的「玄關」 → 介於虛實之間的「空間」 →「場內入口」→ 介於虛實之間的「空間」 → 最後以「實演中」、「住家大門入口」結尾,「場內入口」為封底。

讓這本書從正反兩面都能翻閱╱自由入場。

時の経過が細い通路を通って1つのガラス器から別のガラス器へと流れる砂によって示される。

時間的流逝即為從一個玻璃器皿通過狹窄的通道流向另一個玻璃器皿的沙子所呈現般地。

Tokyo Rumando所呈現給觀者的這齣《S》,將自我角色的設定於故事鋪陳上、至後製的加工輸出,皆有著更進一步的細膩處理。相較於前幾個系列以擺拍式的呈現為主,採取較為固定的直述式畫面處理,《S》呈現出更豐富的影像與影像之間的動態敘事。

Tokyo Rumando通過自身所串連起的現實環境與創作空間的場域內,結合了劇作、編導、詮釋、演出等多方面的藝術表現。而這本書的設計,則希望以紙本策展的形式,呼應作品本身並作為藝廊展覽之外的延伸閱讀,給予觀者另一種進入《S》劇場的方式。並且,將觀看、入場的自由交託於觀者。

2003年東京から新幹線に乗って3時間。田舎の小さな劇場に着く。中年のおじさんが小さな楽屋を案内する。女だったら誰でもいいと言う対応だった。私はいつも1人。お客さんも1人。

一度音楽が鳴り響けば綺麗なライトを浴びたSはあなたの為に微笑むよ。

2003年從東京搭乘新幹線3小時。到達鄉下的一個小劇場。中年大叔招呼著我進入狹小的後台。只要是女人誰都可以,他回應道。我總是一個人。客人也一個人。

只要音樂響起,在美麗燈光照映下的S只為您微笑喲。

―Tokyo Rumando

Tokyo Rumando|於1980年生於東京。自2005年自學攝影,以自拍為主要創作手法。「Orphée」系列於2016年展出於倫敦泰特美術館群展「Performing for the Camera」,並被該展策展人西蒙・貝克評選為五大關鍵藝術家之一。歷年主要個展包括:「Hotel Life」(2012年、Place M)、「REST 3000~ STAY 5000~」(2012年、Zen Foto Gallery)、「Orphée」(2014年、TokyoLightroom、Place M、Zen Foto Gallery)、「I’m only happy when I’m naked」(2016年、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Paris、2018年、Ibasho Gallery) 等。主要出版品則有:《REST 3000~ STAY 5000~》(Zen Foto Gallery, 2012)、《Orphée》(Zen Foto Gallery, 2014)、《selfpolaroids》(Zen Foto Gallery, 2017)。作品受清里攝影藝術博物館所藏。. (www.tokyorumando.sakura.ne.jp)

Tokyo Rumando|Tokyo Rumando was born in 1980 in Tokyo. While working as a model for movies and magazines, she began shooting photographs in 2005. Self-taught, she mainly photographs her self-nude portraits and portraits of Rakugo artists. Her series “Orphee” has been presented in a group exhibition “Performing for the Camera” at Tate Modern (London, 2016). Her solo exhibitions include, ”I’m only happy when I’m naked” Ibasho Gallery (Antwerp, 2018); 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Paris (2016), “Orphée” TokyoLightRoom; Place M; Zen Foto Gallery (Tokyo, 2014), “REST 3000~ STAY 5000~,” Zen Foto Gallery (2012), “Hotel Life,” Place M (Tokyo, 2012). Her photobooks include selfpolaroids (Zen Foto Gallery, 2017), Orphée (Zen Foto Gallery, 2014) and REST 3000~ STAY 5000~ (Zen Foto Gallery, 2012). Her works are included in the collection of Kiyosato Museum of Photographic Arts.

Tokyo Rumando|1980年、東京生まれ。2005年より独学で写真を撮り始める。自身のポートレートを主に撮影している。前作「Orphée」は2016年にロンドンのテート・モダンにて開催されたグループ展 ”Performing for the Camera”に出品された。主な個展に「Hotel Life」(2012年、Place M)、「REST 3000~ STAY 5000~」(2012年、Zen Foto Gallery)、「Orphée」(2014年、TokyoLightroom、Place M、Zen Foto Gallery)、「I’m only happy when I’m naked」(2016年、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Paris、2018年、Ibasho Gallery) などがある。また、Zen Foto Galleryより写真集『REST 3000~ STAY 5000~』(2012年)、『Orphée』(2014年)、『selfpolaroids』(2017年)を出版している。清里フォトアートミュージアムに作品が収蔵されている。

Note:

Tokyo Rumando《S》

尺寸 Size:155x230mm

頁數 Pages:136頁+扉頁8頁

裝訂 Binding:PUR, Slipcase

封面 Cover:エクセルR(四六判T目180kg)|ダブルトーン+ニス

內頁 Paper:b7バルキー(菊判Y目62.5kg)|ダブルトーン

扉頁 Title page:ハーレムブラック(四六判Y目70kg)

書套盒 Slipcase:五條製紙 SPECIALITIES 20 ホログラムNo.713|壓線、1c+ニス

加工:書口刷黑

印量 Copies:500本

印刷 Printer:LIVE ART BOOKS

WHERE TO BUY:

写々者 shashasha

二手舎 nitesha 銀座蔦屋 Ginza Tsutaya NADiff BAITEN

Related links:

Tokyo Rumando 写真展「S」|2018.3.2 -3.31 Zen Foto Gallery 清里フォトアートミュージアム収蔵作品展原点を、永遠に。-2018-|東京都写真美術館 Tokyo Rumando 写真展 「S」レポート|QUOTATION MAGAZINE

Tokyo Rumandoが新たな世界へ誘う写真展「S」|IMA Online

Tokyo Rumando "S"|Time Out Japan

東京るまん℃ インタビュー INTERVIEW WITH TOKYO RUMANDO|Zen Foto Gallery

Performing for the Camera: 5 key artists by Simon Baker|泰特美術館 TATE MODERN

倫敦富藝斯(PHILLIPS)攝影拍賣會:Tokyo Rumando Tokyo Rumando “I’m only happy when I’m naked”|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Paris

#Publications #ZenFotoGallery

© 2020 intermediArt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Black Tumblr Icon